台湾蝴蝶兰:美丽绽放的“火”树“银”花(图)

“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困穷而改节。”兰花,其超凡脱俗之美,自古以来就是文人雅士入诗入画、歌咏叹赏的对象。

在台湾,兰花产业是精致农业的代表,尤其盛产被誉为“兰中之后”的蝴蝶兰。正因台湾蝴蝶兰出口数量曾居全球第一,每年为台湾创造数亿美元的收入,因此也被称为是“火”树“银”花。

“以前只见过做得像花儿一样的巧克力,在台湾,竟然见识了散发着浓浓巧克力香的兰花。”许多来到台南县山上乡长颍兰科植物园的游客,都会为千奇百种的兰花发出惊叹,尤其是一株散发着巧克力香味的兰花,前面常常排满了等着“一亲芳泽”的人。

“台湾的兰花业者擅长兰花品种的改良,品质已经不是问题,培育新品种是保持领先地位的关键。”长颍兰科植物园的负责人吴明坤介绍说,根据花朵大小、花朵数目、花态、花序等,兰花可以培育出很多种形态。

台湾原生的蝴蝶兰有两种,一种是白花蝴蝶兰,分布于恒春半岛、台东等地的热带及亚热带阔叶杂木林中;一种是桃红蝴蝶兰,仅产于小兰屿。而兰屿本叫红头屿,正因盛产蝴蝶兰才于1946年改名。

由白花蝴蝶兰培育而成的“台湾阿嬷”是台湾最出名的兰花品种,1952年、1953年曾连续夺得国际兰展冠军奖杯。“现在改良出的兰花更多,白色花瓣上点缀红心、紫点、闪电等等都很常见。” 吴明坤说。

“新品种的兰花从育种到成果揭晓要6年时间,所以我们至少领先国际水平5年,外界根本不知道我们在研究什么品种。”云林县古坑果菜生产合作社经理黄炳煌对台湾的兰花品种培育充满自信。而世界各地举办的兰展,总不乏来自台湾的得奖者,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

“我平均每周都会出一货柜的兰花种苗,大部分是销往欧洲,价值大概在几万美元左右。”黄炳煌谦称他的种植规模不大,但50公顷的温室大棚已足以让人惊叹。

台湾的兰花种植历史,可以追溯到日本殖民统治时期。据说当时许多医生与律师等收入较宽裕的人士对兰花趋之若鹜,于是在高价的驱动下,台湾累积了多种多样的兰花品种与民间丰富的栽培经验。

进入20世纪90年代,日本业者到台湾寻找栽培兰花的代工者,和台湾的兰花业者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于是,有了先前累积的丰富品种,加上吸收了日本的栽培技术,台湾兰业者开始拓展日本与美国的兰花市场。

“日本进口的兰花中,台湾兰花的价格最高。荷兰是兰花出口大国,但苗种也大部分从台湾进口。”黄炳煌说,日本人独爱白色系的兰花,欧美市场则偏好色彩鲜艳的兰花,无论哪种台湾业者都能生产,他甚至还培育出七彩兰花。

早在2004年,台湾农业部门就将蝴蝶兰、芒果、台湾鲷及乌龙茶列为“四大外销旗舰农产品”,2009年台湾兰花外销更是在不景气的经济环境中逆市成长,兰花出口值增长7.4%,蝴蝶兰增长22.3%。正因如此,称台湾兰花为“火树银花”或者“摇钱树”一点也不为过。

“今年福建、广西、广东等地相继与我们签署了合作协议,未来两岸兰花业者将密切互动,这对未来台湾兰花产业帮助非常大。” 台湾兰花总会理事长范扬说,今年两岸签署经济合作框架协议以后,他就为两岸业者的合作忙个不停。

而在台南县后壁乡台湾兰花生物科技园区的运营办公室,日程板上排满了即将前来参观交流的大陆访问团。“我们是台湾规模最大的兰业公司,所以大陆很多地方都前来取经,但相比国际上的一些公司仍算小规模。”台湾兰业股份有限公司许能舜说,近几年来荷兰业者将其雄厚的花卉产业经验转移到蝴蝶兰的经营上,对台湾兰业造成很大冲击。

研究蝴蝶兰十多年的台湾中兴大学教授陈加忠认为,目前台湾兰业的优势在三方面:种源收集、育种能力与选种。他说:“对荷兰的兰花公司来讲,育种是件头痛的事,因为育种成本极高,但结果却极不确定,而台湾兰花栽培业则拥有遍地的育种场。”

黄炳煌说:“大陆优惠的投资政策,便宜的人力成本,丰富的气候环境,甚至包括多样的原生兰花品种,都是吸引台商的重要因素。”他身边不乏在大陆经营兰业的台商,由于兰业又属于相关政策扶持的“科技农业”,因此前景十分看好。

“不过两岸的合作不能只追求量,再大的石头,价值也比不过一颗小钻石。”陈加忠形象地比喻说,“台湾的兰业发展经验和技术可以作为大陆的借鉴,一定要规划好才能绽放出两岸兰花产业的生命力。”(记者 杜榕)

·大雾袭福建沿海 多条闽台海上客运航线初选陷胶着 朱立伦吁尽速征召韩国瑜

商讯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