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记忆丨体育界的先驱——李如松先生

我的父亲李如松先生是我国体育界的先驱之一。他为创造我国早期的体育成绩、开展学校体育教育、培养体育人材、倾注了毕生心血,对于我国体育事业的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兹略述其事迹,以供研究体育史者之参考。

李如松出生于顺义县(当时属直隶省)赵家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其父李明纲农闲时兼做小摊贩,常到距家30多里的通州教会学校协和书院校外摆摊,出售纸笔文具等物,李如松有时也随同前去协助照料。

由于他聪颖好学、体格矫健,引起协和书院领导人的注意和赏识,特许他免费入学读书。当时教会学校比较重视体育,体育设施亦较完备。他入学之后,除勤奋攻读外,对体育运动特别爱好。

该校美籍体育教练鲍特先生(Mr.Poter)认为他具有得天独厚的优良体质,是一个可资造就的体育人材,就着意加以培养,尤其是在短距离赛跑和跳跃方面给以精心指导。

在训练中,他的100码、200码、400码、低栏、跳远等成绩都很突出。他自己更是以坚强的意志刻苦锻炼。每天早晨,他提前起床,从学校跑到鼓楼,再从鼓楼跑回学校,不论严冬酷暑、风霜雨雪,从不间断。

他家距学校30多里路,他把这一段路也看成是锻炼的好机会,每逢周末回家,必约同学白宝昆一起,坚持跑步到家。这样持续不断的刻苦锻炼,为他的竞技功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但在学校成为最有名的运动员,即在全市和全国的运动场上也是佼佼者。

1914年(民国三年)5月22日,第二届全国运动会在北京天坛举行,这是辛亥革命后规模较大、组织比较完善的一次体育盛会。由教育总长汤化龙任名誉裁判长,会务和裁判人员均由各学校体育负责人并邀请基督教青年会体育部人员和部分教师担任。

在这次大会上,李如松长期苦练的技能得到了充分发挥。他以10.4秒跑完100码,25秒跑完220码,56秒跑完440码,独得三块金牌,并创出了全国新纪录。在十项全能竞赛(100码、440码、1760码赛跑、220码低栏、跳高、跳远、单足跳高、撑竿跳、16磅铅球、铁饼)中名列第三,成为这次运动会中最显著的优胜者。

1915年5月4日,第二届远东运动会在上海举行。当时亚洲体坛劲旅是菲律宾和日本。第一届冠军即为菲律宾所得。这次大会我国从全国运动员中选拔选手组成代表团。

计有北方运动员李如松、白宝昆、张汝祥、黄元道、凌道扬、吉子英、郭毓彬、崔翼、周展;南方运动员李文昌、张信孚、卢颂恩、韦辉章、冯建维、姚醒黄、姚书林、孙文奎共17人参加比赛。比赛结果,南北方共获冠军5个,亚军13个,殿军6个,总计以41分的成绩夺得团体总分第一名。

李如松在这次运动会上夺得440码的冠军,并以52秒的成绩打破了他本人创造的全国纪录,十项全能获得亚军,为我国在亚洲争得了荣誉。

1917年他又参加了在日本东京举行的第三届远东运动会,并参加一些国内比赛。当时国内有名的运动员如李保兴、陈昌佑、董守义、白宝昆、黄元道等,比赛成绩李如松也往往居于领先地位。

在田径对抗赛中,能与李如松分庭抗礼的只有清华大学的黄元道。在全运会上有上海的李文昌,体坛上称之为“南北二李”。也常把长跑名将白宝昆同他并称为“中国二马”,而称李为“黑马”(因他皮肤较黑),以形容他们两人在运动场上好似矫健勇猛的骏马一般飞快奔驰,由此也可看出他当年的声誉了。

1913年李如松由协和书院(燕京大学前身)毕业之后,应聘到北京基督教青年会体育部工作。北京基督教青年会是当时北京惟一有室内体育馆的建筑,体育设施相当完备,有室内球场、跑道及拉簧、单杠、双杠、木马等体育器械。

他每天在健身房学习术课。青年会鉴于他的成就和声誉,正准备资送他去美国体育专科进行深造(中国青年会是美国青年会建立的,每年选送年轻干事赴美留学)不幸他在一次比赛中摔伤腰部,在医院和家中疗养了半年之久,已不能作激烈运动,不得不退出竞技场。

1916年,他受聘出任育英中学校长,达30余年。该校位于北京灯市口大街,也是一所教会学校。他在任校长期间,除主持学校行政事务外,特别重视体育教育。

他初任校长时,学校没有体育场地,在学校经费有限的困难条件下,他从校址中划出一部分场地,改建球场,甚至半面球场,有时借用校外空地进行体育训练。

后经多方设法,购得距学校较近的黄城根至骑河楼的一块房地产,原为一满族贵胄的养马场(即今北京市65中学校址),他亲自规划,改建成一个足球场。

四周建成能容六、七人比赛的400米环形跑道,成为一处接近标准的田径赛场。又在前边几个大院内建成两个网球场、四个篮球场和一个用蓆棚搭成的冬季人工冰场,供本校教职工、学生冬季滑冰之用。

这在当时的北京,中等学校有如此规模的体育设施是不多见的。这个地方就是所谓育英三院,其他三处校址也利用一切可能的条件建立了十三、四个篮、排球场。

体育教师是教学质量的决定因素,李如松极为重视教师的人选。他不惜重金礼聘高水平的体育教师。如崔峙如、刘全、管玉珊、常英等都是当时体育界的有名人士。

他还经常组织校内外体育比赛,校内每年春秋两季举行运动会。他不但亲自筹办,而且亲身参加比赛。运动会的最后一个项目,是师生两队400米接力赛,他是教师队的领队和主力。

当时他已年近半百,头发花白,身躯胖大,仍身穿黑色运动服,奋力争先,不减当年黑马气概。除校内比赛外,还有校际之间的比赛。有一时期每星期六还同外国篮球、足球队比赛(那时东交民巷使馆界外国机关、兵营有球队)。

由于李如松的苦心经营,育英中学的体育教育有了很大的发展,竞技实力不断增强。自20年代起,在北京的各项体育比赛中,育英的代表队一直是一支劲旅,多次夺得冠军。

育英的运动员还作为北京代表队的主力,多次参加华北运动会,创出好成绩。如在十八届华北运动会上,育英的牟作云曾创多项纪录,夺得冠军。以“育英五虎”(牟作云、刘殿荣、许忠、张兆基、刘俊丰)为主力的北京篮球队力挫群雄,当时有“育英五虎打太原府”的佳线年育英的体育竞赛活动达到高峰,几乎夺取了北京市各中学各项球类比赛的全部冠军,田径赛则为总分第一名。育英中学为提高北京的体育水平起了很大的作用。

李如松不仅是育英中学体育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对社会上的体育活动他也非常关心,积极参与。在20年代,他曾与体育界名流马约翰、郝更生、高焯(郝夫人)、李洲等人共同组织北京最早的体育协会,从事体育学术的研究和体育事业的推动。

历次全国、华北及北京各个层次的运动会,他都不辞辛苦地参与计划、组织等筹备工作。北京全市性的运动会他是田径赛的裁判负责人,市内的各种比赛,他更是场场必到,组织啦啦队助兴,他自己也挥帽为运动员助威。

李如松30多年从事体育教育,培养了大量体育人材。解放后活跃于体坛的有名人物,许多都是李如松时代的育英中学培养出来的。如我国著名篮球国手牟作云,1934年曾代表中国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现仍主持国家体委球类司工作。

又如足球指导年维泗、孙洪年,冰球国际裁判王应辅、周乃杨,体操国际裁判冯冀柏,全国各大院校体育教师管玉珊、王胜治、李保华、王平周、张立德、石善根、金森、高萼、哈毅、邵光凯等人,都曾是育英的学生或教师,都是在李如松的教育薰陶下走上体育专业道路的。

李如松的家庭可说是体育世家,他的子女受他的薰陶影响,也都成为体育健将。三男二女都曾是市级的体育代表,我是他的长子,在30年代初是高栏、跳远选手;次子李保中是篮、排球的名将,曾活跃在北京、天津、上海的球场上,现在美国仍组织一个篮球队,名“老马队”。

幼子李保华也是排、篮名将,并且是个全面运动员,在冰球方面球技很好,多次参加国际比赛,为冰球的国际裁判,现在天津体委工作。两个女儿李保兰、李保英在篮、排和田径方面曾代表北京市参加在济南举行的华北运动会,是30年代体坛的巾帼英雄。

他的长孙李光京(现任香港冰球及冰上运动总会会长)50年代曾多次作为北京冰球队成员参加全国冰上运动会及国际比赛,并对修建首都体育馆和东北人造冰场的工程设计和施工指导作过不少贡献。

李如松作为一个体育教育家,对运动员有着特殊深厚的感情,关心备至。对运动员的服装设计,他也费了不少心机。在30年代针织品还未盛行,比赛服装除背心、裤子外,外边穿的全是布衣服,冬季绒衣绒裤很少见。

他为了使运动员冬季赛前能多活动一些,独出心裁地设计了一种对开襟的大毛衣,厚大翻领,身长及膝,用紫红色毛线手工织成,前绣“育英”二字,背后有白色大号码,每件3斤多重,在当时够得上“新潮”了。

当年的球星牟作云、于敬孝等都穿过这种服装。他考虑到在激烈的比赛中,运动员的体力消耗很大,就在每次重大比赛后,带领运动员乘汽车直开东安市场东来顺,饱餐一顿涮羊肉。

每年春秋两季运动会前后两天,在校住宿的运动员早饭每人加一碗牛肉汤、两个卧鸡蛋,以加强营养。

李如松青年时期在参加第二届全国运动会时得到一座大银杯,是他最为珍视的纪念品,30年代放在学校中被人偷去,多方查找,毫无下落。后来有一位宿舍的同学在说梦话中泄露出来,才有了线索,得以追回。

但被盗人在向首饰楼出卖时,为验看成色,银杯已被剪去一个缺口,虽经修补,仍留下一月牙形残痕。此杯及一些参加重大比赛的获奖照片在家保存了30余年,在“”中被抄走,至今下落不明。

只剩下一张已被撕碎的银杯照片,拚接起来,经国家体委体史研究所翻拍下来,效果尚好,这是残存的唯一纪念品了。其他照片包括远东运动会上中国代表队的照片均已荡然无存。